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箫凤风格

本博所有文章、图片皆可任意引用,不必致谢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  

2011-11-04 21:14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大小:950*650
特点:背景纹理 标题  缝绳
出处:蜕居录·道德经 (据林安梧<老子道德经>)
 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

道德经[上篇 道经] (余见相册) - 水云心 - 夏花心事

  

第一章

道可道,非常道,名可名,非常名。无名,天地之始,有名,万物之母。故常无欲以观其妙,常有欲以观其徼,此两者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,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

白话译文:「道」是可以说的,但说出来了,就不是那恒常的「道」。「名」是可以表白的,但表白出来了,就不是那恒常的「名」。在还没有表白前,那个无分别的状态是天地的本源;既有了表白,这个分别了的状态,是万物生长的母亲。回到恒常而无分别的状态,便可以观看到道体的奥妙。经由恒常而现出分别的迹向,便可以观看到道体的表现。无分别的状态、有分别的迹向,两者都出于恒常的道体;但在表白上,名称却是不同的。就这样的不同而又同,我们说它叫做「玄同」。「玄同」是说在生命的玄远之源是相通的,这便是「道」;「道」是万有一切所依归及开启的奥秘之门啊!

药方:遇到了事情,要有沉默而冷静的思考,不必急于表白。只要问心无愧也就可以了。人间事物,原只是自自然然的生长,不必在乎,但也不是不在乎,要懂得自在、自然。「道」的门是为沉默而生长的,喧哗的人们就让他们喧哗吧!不是不去管他,而是要沉静的去管他,管他就要先自在。

第二章

天下皆知美之为美,斯恶已。皆知善之为善,斯不善已。故有无相生,难易相成,长短相形,高下相倾,音声相和,前后相随;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,行不言之教,万物作焉而不辞;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功成而弗居;夫唯弗居,是以不去。

白话译文:天下人都执着什么是「美」,这样就不美了。天下人都执着什么是「善」,这样就不善了。「有」和「无」两者相伴而生;「难」和「易」两者相伴构成;「长」和「短」两者相待而现;「高」和「下」两者相待依倚;「音」和「声」两者互为和合,「前」和「后」两者互为随从,贯通天、地、人的圣人了然于心,能用「无为」来处事,用「无言」来行教,万物就这样不离开生命之源的道而生长着。「道」生育了它,但不占有它;「道」长养了它,但不依恃它;成了功,却不居功;就因不居功,所以永远不离。

药方:执着是一切弊病之源,不要执着,要放下。放下才能自在。成功是成就它那个功,不是去占有那个功,要有「功在天下」的心情,不要老以为「功在自己」。「无为」不是不去做,而是做了能「放下」;不是不去说,而是说了就说了,不用担心,只要心灵明白就可以了。

第三章

不尚贤,使民不争;不贵难得之货,使民不为盗;不见可欲,使民心不乱;是以圣人之治,虚其心、实其腹、弱其志、强其骨。常使民无知无欲,使夫智者不敢为也。为无为,则无不治。

白话译文:不崇尚贤德的名号,使人民不斗争;不尊贵难得的东西,使人民不偷盗;不现出贪欲,使人民的心不纷乱。圣人治国,放空了心灵,填饱了肚子,柔弱了意志,强韧了筋骨,守着恒常之道,使人民不执着、不贪欲,使自作聪明的人不敢有所作为,回到不为什么目的的作为,自自然然就能达到无不治的目的。

药方:不要被表象的名号所迷惑,心要宁静,不要纷乱。心情空空、肚子吃饱;不要老说理想,要踏实,尤其要注意身体。不要自作聪明,不要老为了利害、目的才动作。不要老想去对治,自自然然才是真正的药方。

第四章

道冲而用之,或不盈。渊兮似万物之宗;挫其锐、解其纷、和其光、同其尘,湛兮似或存。吾不知谁之子,象帝之先。

白话译文:道是生命之源啊!空无地去用它,或且永远填不满它。渊深地像是万物所汇归的地方。挫掉了锐利,解开了纷杂,柔和了亮光,和同了尘世,它深湛难知,却像是存在你的左右,我们不要老问「它是谁生的儿子啊!」原来在万象出生之前它就存在了。

药方:不要填满所有的空间,才有生长的可能。言词不要锐利,头脑不要纷杂。不要老求光鲜亮丽,要懂得和着尘世生长。爱护您的左右,要关心他们,大道原在有形的万象之先!

第五章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;圣人不仁,以百姓为刍狗。天地之间,其犹橐钥乎!虚而不屈、动而愈出,多言数穷,不如守中。

白话译文:天地不偏私他的仁心,把万物视为草编的狗,任其自然;圣人不偏私他的仁心,把百姓视作草编的狗,任其自然;天地之间,它就好像个大风箱一般,虚空而没有尽头,鼓动它就愈来愈有劲,话多了祇会招来困窘,倒不如默默守着中道而行。

药方:要学习天地般的无私,对事情不要看得太重,要轻松些!事情要有次序、做了一件,就会带出一件,引不完的!要放松、再用力,愈用会愈有劲!话多了祇会招来困窘,默默地做出成绩来,最重要!

第六章

谷神不死,是谓玄牝。玄牝之门,是谓天地根。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。

白话译文:那川谷之神啊,永生而不死,这就叫根源的生育之门啊。那根源的生育之门啊,这就就做「天地之根」。它绵绵密密的好似存在你左右,用着用着永不停歇。

药方:要虚怀若谷,这样才能起死回生谦虚是最好的药方。世间事总有个根源,根源就在天地,要注意生活世界的安排。事情要绵绵密密的,随时都在思考,自会有答案。永不停歇但不用急种一棵大树,不是那么快的。

第七章

天长地久,天地所以长且久者,以其不自生,故能长生。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,外其身而身存。非以其无私耶!故能成其私。

白话译文:天地是长久的,天地何以能既长且久呢!祇因为祂不偏私地生长着,因此能长久地生长!圣人了然于心,因此把自己放到后面去,这样好让人民能摆在前面来,把自己放在外头,好让人民能在里头生存!正因为祂能没有私心,所以能够让每一个人都成就它自己。

药方:要有天地般的心量,不用忍耐,也能长久!「让开」是最重要的药方!别人生长了,你也生长了!成就别人,也就是成就你自己!私心不一定那么不好,但要提得起,也要放得下!

第八章

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居善地,心善渊、与善仁、言善信、正善治、事善能、动善时。夫唯不争,故无尤。

白话译文:最上等的善就像水一样,看似柔弱却是包容,水的善,利益了万物,而不与他们争斗,处在众人所不喜欢的地方,却因而接近于「道」。处世要好好学习大地的浑厚,用心要好好学习深水潭子般的包容,交往要好好学习人际的真实感通,说话要好好学习信用的确定,为政要好好学习治事的稳健,行事要好好学习才能的运用,变动要好好学习时机的抉择,正因为不去争斗,因此不会招来怨尤!

药方:别人以为你是柔弱,其实这是包容,包容可以免除斗争!事情总有个定准,要抓准它,不要放过,也不用担心;治事要稳健,注意时机的抉择,当断则断,不要犹豫!该做的好好做!做你喜欢的,喜欢你所做的!无怨无悔!

第九章

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;揣而锐之,不可长保;金玉满堂,莫之能守;富贵而骄,自遗其咎。功成身退,天之道。

白话译文:老想维持着满盈,倒不如罢了!老想锤炼使锐利,那便不可长保!金玉满堂,却不能自守;富贵骄慢,将自取其咎;功成了、名就了,正该是把身退下来的时候,这是大自然之道啊!

药方:张扬就要付出代价,不想付出代价,那且先别张扬。功成了、名就了,要懂得回来看看自己,不要被拉着在外闯荡!金玉多了,不只累赘,而且是败乱的起点。大自然之道啊!不是用名号堆栈成的,只是如实而已!

第十章

载营魄抱一,能无离乎?专气致柔,能婴儿乎? 涤除玄览,能无疵乎?爱国治民,能无为乎?天门开阖,能为雌乎?明白四达,能无知乎?生之蓄之,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,是谓玄德。

白话译文:魂魄环抱,和合为一,能够不离开道吗?任使真气,回到柔和,能够像婴儿一般吗?涤除污垢,玄妙照见,能够没什么弊病吗?爱护人民,治理国事,能够无为而为吗?任由自性,动静自如,能不柔弱自守吗?明亮坦白,四通八达,能够无执无着吗?生生不息,涵和蕴蓄,使其生长,却不占有,任其作为,却不依恃,由其生长,却不宰制,这就叫做玄妙之德啊!

药方:和谐的意思不是等同为一,而是让不同的有一超越克服的可能。任由自性,玄妙自照,没有什么执着,就能把握到你想把握的。生长比竞争重要,用涵和蕴藉的心情去接受,自然能够生长。不要想占有,不要想依靠,不要想控制,玄玄中自有妙处!

第十一章

三十辐,共一毂,当其无,有车之用。埏埴以为器,当其无,有器之用。凿户牖以为室,当其无,有室之用。故有之以为利,无之以为用。

白话译文:三十支车辐拱着一支车毂,正因中间是虚空的,所以车子才能运转使用。抟揉黏土做成器皿,正因中间是虚空的,所以器皿才得盛物使用。开凿门窗,起造房舍,正因中间是虚空的,所以房舍才得居住使用。因此有形有象,利益万物;虚空无物,妙用无穷。

药方:心灵放空,才能容物,记住:没有士兵的大将军,只能当阶下囚。生命不能空度,但却要有留白,留白才能有想象的空间,才能有发展的可能。舍弃,只是舍弃,根本不用问:是否还有可能,因为真正的可能性,就是回到空无的境地。执着必带来痛苦,放下是良方;虚空妙用,才得无穷!

第十二章

五色令人目盲,五音令人耳聋,五味令人口爽,驰骋田猎,令人心发狂;难得之货,令人行妨;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;故去彼取此。

白话译文:红黄蓝白黑,五色纷杂,眼花撩乱,令人目盲;宫商角征羽,五音杂沓,令人耳聋;酸甜苦辣咸,五味蒸腾,令人口爽;跑马田猎,心意纷驰,迷失本性,令人心神发狂;珍贵宝物,难得财货,引发杀机,令人行动受到伤害。就是这缘故,圣人为了肚子,祇管填饱自得;不为眼睛,向外追逐不停。因此,去掉了外在的追逐,所得的是恬然自适。

药方:眼睛可是灵魂之窗,若一意追逐,灵魂却可能从这窗口跑走。过头的事,不要做;过度的努力,也不要做;过人的才华,更要爱惜;须知:过了头,想回头都困难。可以多些粪土,因为粪土可以肥沃田地;要少些财货,因为财货会引来杀机。停止追逐,你须要的是安静、自得。

第十三章

宠辱若惊,贵大患若身。何谓宠辱若惊?宠为上、辱为下,得之若惊,失之若惊,是谓宠辱若惊。何谓贵大患若身?吾所以有大患者,为吾有身。及吾无身,吾有何患?故贵以身为天下,若可寄天下;爱以身为天下,若可托天下。

白话译文:是宠是辱都令人惊骇,最大的祸患却是自己啊!怎么说「是宠是辱都令人惊骇」,宠是得了上头的宠爱,辱是受了下面的侮辱,得了它让你惊骇,失了它也让你惊骇,所以说「是宠是辱,都令人惊骇」。为何说「最大的祸患却是自己呢?」我为何有这最大的祸患呢?正因为我老执着占有自己啊!要是我能不执着自己,我又有何祸患呢?能重视到拿自己的身子去为天下服务,这样才能寄望以天下;能喜欢拿自己的身子去为天下服务,这样才能交托以天下。

药方:管它是宠是辱,依然故我,只是个平常心,便是了!最大的祸患就是自己,自己太大了,天地就变得小了,知道吗?无我才是真我,无我才得自在,「自在」是克服一切「他在」的良方。忘掉自己的利害,忘掉自己的面子,忘掉己的身段,才能找回自己。

第十四章

视之不见名曰夷,听之不闻名曰希,搏之不得名曰微,此三者不可致诘,故混而为一。其上不皦,其下不昧,绳绳不可名,复归于无物。是谓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,是谓惚恍。迎之不见其首,随之不见其后。执古之道,以御今之有。能知古始,是谓道纪。

白话译文:看它不见(它是无相的)就叫它「夷」,听它不到(它是无声的)就叫它「希」,摸它不着(它是无形的)就叫它「微」,它是无相、无声、无形的,不可以用言语来形容。它混沌不分,合而为一。这整体不分的「一」,它表现出来的并不亮丽,含藏在里的,却也不昏暗;它绵绵不绝地,难以名状,最后回复到空无一物,这就叫做「不可名状的状态,不可表象的真象」这就叫做不可捉摸的「恍惚」。想迎接于前,却见不着它的头;想追随于后,却见不着它的身影。操持古之大道,治理现前万有一切;能知原始古道,这叫做「道之统纪」。

药方:不要求亮丽,只要不昏暗,就有可能。生命要的不是必然,而是可能。无相、无声、无形的时候,就是充满着可能性的时候。甚至,你要懂得去相、去声、去形,回到真切的可能点上来。处在环中,才能因应无穷,不必在前在后、在左在右,彷徨犹豫,浪费心神!不必担心目前的势态如何,要用理念去化解,要以理导势!

第十五章

古之善为道者,微妙玄通,深不可识。夫唯不可识,故强为之容。豫兮若冬涉川,犹兮若畏四邻,俨兮其若客,涣兮若冰之将释,敦兮其若朴,旷兮其若谷,浑兮其若浊。孰能浊以静之徐清,孰能安以动之徐生。保此道者不欲盈,夫唯不盈,故能蔽而新成。

白话译文:古时候,那善于修道的人,精微、奥妙、玄远、通达,深涵于道,难以了知。正因为他深涵于道,难以了知,因此我勉强地为他做一番描述形容。他迟疑审慎像是冬天涉过河川上的薄冰一般,他犹疑拘谨好像是畏惧四邻的窥伺一般。他庄敬恭谨好像是宾客一般,他除去执着好像冰雪销融一般。他敦厚朴实好像未经刨开的原木一般,他胸怀宽广好像幽深的山谷一般,他浑沦不分看起来像是混浊的水一般。谁能让那混浊动荡的水,逐渐归于宁静,慢慢变得清澈;谁能让它安归于静,再慢慢启动、徐徐生长。保爱此道的人懂得不自满,正因为他能够不自满,因此他能够去旧更新。

药方:天道难以了知,不必老是想去窥伺;须知:有几分敬畏就有几分福气。生命不是用分别心去认识,而是用无分别心去感通,真切的感通起于敬畏。宁静之后,再启动,这样的启动才是强劲而有力的。不避混浊,能让混浊澄清,这才是真功夫。朋友,息心止虑吧!

第十六章

致虚极,守静笃。万物并作,吾以观复。夫物芸芸,各复归其根,归根曰静,是谓复命。复命曰常,不知常,妄作凶。知常容、容乃公,公乃全,全乃天,天乃道,道乃久,没身不殆。

白话译文:要极力的回到虚灵的本心,要笃实的守着宁静的元神。让万物如其万物各自生长,我只静静的体会着生命的回归。一切存在如此错杂纷纭的生长着,它们总是个自回复到自家的生命本源。能够回复到自家生命本源,这真叫做生命的回归啊!回归生命本身就叫常道,没体会得常道,胡作非为,那就会产生了祸害。体会得常道就会生出包容,体会得包容就会变得廓然大公,廓然大公才得周遍完全,周遍完全才能自然天成。自然天成就能符合于道,符合于道也就能悠久无疆,终其一身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!

药方:要相信生命自己有一回归与生长的可能,不必造作,不必担心。虚心吧!由他去吧!他会自己好好生长的,只要关怀他,不要控制他。真正的包容是不必忍受、不必包容,让他来去自如,如如生长。「道」是你的道、我的道、他的道,大家的道,它静静地等着你。

第十七章

太上,不知有之;其次,亲而誉之;其次,畏之;其次,侮之;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。悠兮其贵言。功成、事遂,百姓皆谓:我自然。

白话译文:最上乘的国君治理天下,使得人们不觉得有他的存在;其次者,使得人们来亲近他、赞誉他。再其次者,使得人们畏惧他;又其次者,使得人们回过头来侮辱他;统治者的诚信不足,老百姓们也就无法相信你。悠悠然地行事吧!不要轻易的发号施令。成功了,完事了,老百姓们说:我们原来就自自然然的这样了!

药方:重点是怎样把事情做好,不是谁得了权位、谁去完成,谁享了大名。你给出的是天地、是心情、是可能,不是指导、不是控制、不是督促。控制森严,这是最不好的管理方式,能物各付物,自然而然才好。不要让学生老觉得是你教给他的,不要让儿子老觉得是你传给他的,自然才好。

第十八章

大道废,有仁义;智慧出,有大伪;六亲不和有孝慈,国家昏乱有忠臣。

白话译文:废弃了自然大道,就得强调人间的真情实感、义理规范;出离了智慧明照,人间的造作诈伪也就群起而生了。父子、兄弟、夫妇,这六亲无法和谐共处,这时就得强调孝道与慈爱的重要。国家昏乱不堪,这时候才有所谓的「忠臣」。

药方:强调什么,其实就是失去什么,要懂得安享幸福,不要老追索幸福。大道自然,无情有情,没有强迫,却有道理,不用担心。与其立志成为忠臣孝子,无宁盼望六亲和顺、天下太平。与其一直提醒自己要怎么样,不如让自己就这样、就这样,如如自然。

第十九章

绝圣弃智,民利百倍;绝仁弃义,民复孝慈;绝巧弃利,盗贼无有。此三者以为文不足,故令有所属。见素抱朴,少私寡欲。

白话译文:绝弃了圣智的美名,不会为此美名来迫压人民,人民自然可以得利百倍。绝弃了仁义的声名,不会为此声名来奴役人民,人民自然可以归返孝慈。绝弃了巧利,不再生起贪取之心,那盗贼也就不会存在了。这三者是说人间的礼文制度不足以治理这个世界,因而得让它有所归属于自然。让你的天真朗现吧!永远怀抱着真朴的本心吧!自然而然,你的私心就减少了,你的欲望也就降低了。

药方:不要贪取美名,要懂得务实,真正的务实就是不强求、就是自然!用再多的语言文字去教导,都不如自自然然的生长。让你的天真朗现吧!永远怀抱着真朴的本心吧!这样自然快活!自我降到最低,才能升起真正的我;欲望减到最少,才能升起生命的真实动力。

第二十章

绝学无忧,唯之与阿,相去几何?善之与恶,相去若何?人之所畏,不可不畏。荒兮其未央哉!众人熙熙,如享太牢,如春登台。我独泊兮其未兆,如婴儿之未孩。儡儡兮若无所归!众人皆有余,而我独若遗。我愚人之心也哉,沌沌兮!俗人昭昭,我独昏昏。俗人察察,我独闷闷。澹兮其若海,飂兮若无止。众人皆有以,而我独顽且鄙。我独异于人,而贵食母。

白话译文:弃绝后天扰攘的学习,免除忧愁烦恼吧!人家唯唯诺诺说你好,或者人家拿言语呵斥你,那相去有多远啊!人家评价是善,或者人家评价是恶,两者距离可有多远啊!人家所畏惧的,我们也就不可以不畏惧,这是世事之然啊!不过,大道广阔,无涯无际,永不停歇!世俗大众,熙熙嚷嚷,好像享用了丰富的宴席一般,好似春日里登台远眺一般,总凑个热闹!唯独我澹泊的、宁静的,起不了什么兆头,就好像那还没长大的婴儿一般。闲散悠游,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,好像无家可归似的。世俗大众总要为自己打算,留个有余,而我独独像是有所缺憾一般!我守着愚人之心啊!浑浑沌沌的啊!世俗人求的是烜赫显耀,我独独喜欢默默无名。世俗人总好精明能干,我独独喜欢浑浑无心。心地恬澹好像大海一般,飂阔无涯,永无边际。世俗大众总要个目的、有个凭借,而我独独固守自然,宁愿鄙陋。我独独不同于一般世俗大众,我所尊贵的是回到母亲的怀抱,渴饮母爱甘泉!

药方:不要担心学不好,放下吧!没有了忧愁,没有了烦恼,一切会好!人家所畏惧的,我们也就不可以不畏惧,这是世事之然,就这样!不必老为自己打算,倒是宁可守着自然虚静之道。烜赫显耀、精明能干,不如浑浑无心、默默无名,自在的好。当爸爸就要给人,当儿子却永远有妈妈的支持!又当个儿子吧!

第廿一章

孔德之容,唯道是从。道之为物,唯恍唯惚,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窈兮冥兮,其中有精,其精甚真,其中有信。自古及今,其名不去,以阅众甫。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?以此!

白话译文:最大的德行愿景,就是顺从着自然大道。自然大道究是何物呢?有无虚实,恍惚难辨!恍恍惚惚中,自然大道显现了意象;恍恍惚惚中,那意象逐渐转为具体的形物了;自然大道是何等深远而幽冥,却隐含着精诚的动力,自然大道的精诚是真切的,这里有其确信不移的地方。从古到今,人们用了许多名言概念去建构这世界,它总离不开「自然大道」。就是经由「自然大道」,才能审阅人间大众各种事物。我何以能够知道人间大众各种事物的情状呢?就凭这「自然大道」。

药方:具体的形物要分辨清楚,但要超越它,真实的图象要明白,但要空却它。自然大道是无名、无形、无情、无象的,只是个自然而已!顺从着自然大道,就不必强调自觉的德行,精诚自可以不移,真正的精诚不是勉强,而是自然。回得「自然大道」,一切清楚明白,人间事物,整整齐齐,一个走不了!

第廿二章

曲则全,枉则直,洼则盈,敝则新,少则得,多则惑。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,不自见故明,不自是故彰,不自伐故有功,不自矜故长。古之所谓曲则全者,岂虚言哉?诚全而归之。

白话译文:弯曲正所以能伸直,低洼正所以能满盈,破旧正所以换新,少了正所以能得到,多了正所以造成迷惑。因此,圣人怀抱着整体的道来做为天下人所学习的范式。不自我表现,因此反而明白;不自以为是,因此反而彰显;不自我夸耀,因此反而功劳长存;不自骄自满,因此反而得以生长。古来所说「曲折才得周全」这样的话,那里是虚饰的话而已呢?实在说来,是应该像这样的周全才能归返于道啊!

药方:理直不一定要气壮,做起来尽管有些曲折,但却可能是较为周全的。要能「藏」,但不是遮掩;而只是让自己在安静的情境下,默运造化,好好生长。不必担心走错路,走错路,就多认得一条路,好好记得这条路,以后可能也有用。法律对了,道理不一定对;道理对了,人情不一定对;人情对了,还是要求道理对,求法律对。真人情,不是世俗,而是人的真情实感。

第廿三章

希言自然,故飘风不终朝,骤雨不终日。孰为此者?天地。天地尚不能久,而况于人乎?故从事于道者,同于道;德者,同于德;失者,同于失。同于道者,道亦乐得之;同于德者,德亦乐得之;同于失者,失亦乐得之。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!

白话译文:默然无语,自然天成,暴风刮不了一整个早上,急雨下不了一整天。是谁使得它们这样子的呢?是「天地」。天地尚且不能让暴风急雨持续长久,更何况人呢?(人怎可能让苛政暴刑长久呢?)因此之故,顺从于自然大道的,它就和同于自然大道;依循着天真本性的,它就和同于天真本性;一旦失去了自然大道、天真本性,它也就这样失去了自己。生命和同于自然大道的人,自然大道也乐与相伴;生命和同于天真本性的人,天真本性也乐与相伴;生命失去其自己的人,那自然大道、天真本性也就不愿与它相伴。自己守的信诺不足,自然大道、天真本性也就不信任它!

药方:与其相信话语的确认,不如相信一切会默运造化、自然天成!暴风急雨,就让它过去吧!过去了,天地澄明,平坦太平!即使是错的,包容它,就可能长出对的;即使是对的,强调它,却可能变成错的。内在的确认,相信自然天成,也就会自然天成!大自然有一独特的伟力在焉!

第廿四章

企者不立,跨者不行。自见者不明,自是者不彰;自伐者无功,自夸者不长。其于道也,曰:余食赘行。物或恶之,故有道者不处。

白话译文:垫着脚跟,会站不稳, 张大布伐,反而难行!自我表现,反而没得明白;自以为是,反而没得彰显;自我夸耀,反而没有功劳;自骄自满,反而没得生长。像这样子对于道,可以说是「吃过头,剩下的饭;做过头,累赘的行止」,就事来说,会令人心生厌恶,因此有道之士,不愿意这样做。

药方:脚踏实地,一步步的往前走,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,只是个闲逸,可也。忘记自己的功业,忘记自己的欲求,这样才是个真幸福的人,上苍才得帮助你!生长,只是个生长,不必老安在「自己」,自然可也。不要勉强,勉强会造成伤害;宁可顺成天地!

第廿五章

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。寂兮寥兮,独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为天下母。吾不知其名,字之曰道,强为之名曰大。大曰逝,逝曰远,远曰反。故道大、天大、地大、人亦大。域中有四大,而王居其一焉!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

白话译文:有个东西混然而成,在天地之前即已存在。无声无息的、无边无际的,敻然独立,永不迁动;周而复始,运行不已,它可以做为一切天地万物的母亲。我们不知何以名状它,约定叫它做「道」;勉强地形容它,说它是广大无边;广大无边而运行不尽,运行不尽而玄远无际,玄远无际而又返回本源。 这么说来,道大、天大、地大、人亦大。(这么说来,总体之本源的「道」是创生不已的、普遍而高明的「天」是宽广无涯的,具体而厚实的「地」是涵藏无尽的,虚灵明觉的「人」也一样具有自强不息的创生可能。)整个大宇长宙中有这四大,而人居其中之一,人学习「地」的厚实涵藏,进而学习「天」的高明宽广,进而学习「道」的本源创生,最后则是效法学习「自然」生成。

药方:留意发展的向度,用「圆环式的思考」去替代「单线式的思考」,想想恒久的可能。人之为人,是因为天地万有一切都可以在一剎那间被纳到心中,除非你自己看小了自己。具体的生长,普遍的发展,脉络的安排,自自然然地,如如无碍!

 

第廿六章

重为轻根,静为躁君;是以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,虽有荣观,燕处超然。奈何万乘之主,而以身轻天下? 轻则失根,躁则失君。

白话译文:稳重是轻易的根本,宁静是躁动的主宰;因此治国的圣人终日离不开承载衣物粮食的车子,即使是华美丰盛蔚为大观,但平居之时,仍要超然物外,怎么可以让那万乘之君,轻率地治理国家呢?轻率就会失去了根本,躁动则会失去了主宰。

药方:稳重才能生长,不要陷溺在浮动的情绪中,要握住方向。不要以为那是沉重的负担,而要爱惜你已有那么样的负重能力。很难下决定,这叫谨慎,能谨慎,表示自己有敬畏的精神。不要轻率行动,否则失去根本,一切危矣!宁静、深思!

第廿七章

善行无辙迹,善言无瑕谪,善数不用筹策,善闭无关键而不可开,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。是以圣人常善救人,故无弃人;常善救物,故无弃物。 是谓袭明。故善人者,不善人之师;不善人者,善人之资。不贵其师,不爱其资;虽智大迷,是谓要妙。

白话译文:善于行事的人,无为自然,不留痕迹。善于言说的人,沉默寡言,言语无过。善于谋画的人,无心为机,不用计算。善于闭合的人,不用关键也打不开。善于结纳的人,不用绳索也解不开。如此说来,圣人用常道的善来救人,因此从没有弃绝人;用常道的善来救物,因此从来没有弃绝物;这就叫做「承袭常道之明」。这样子看来,善人是不善之人的老师;而不善之人则是善人所引以为借鉴的。人们要是不懂得去尊贵他的老师,不去爱惜他所该因以为借鉴的;这样的人即使有再大的才智,其实却是大大的迷惑,这道理可真精微玄妙得很啊!

药方:「平常」就好,「好」只是平常,平平常常,不用多所计算自然天成。平常地好,像日月运行一样,没有偏私,却长久不息!不要嫌那些向你顶礼的人,说他们低下;没有他们的低下,那有你的尊贵呢!真正的智慧是不为外物所迷,总在自己的腔子里做主;进一步做主是无主之主,只是自然。

第廿八章

知其雄,守其雌,为天下溪;为天下溪,常德不离,复归于婴儿。知其白,守其黑,为天下式。为天下式,常德不忒,复归于无极。知其荣,守其辱,为天下谷。为天下谷,常德乃足,复归于朴。朴散则为器,圣人用之,则为官长。故大制不割。

白话译文:要司理那向外的雄心,就得固守那内在的母性,像是天下的溪谷一般;像是天下的溪谷,真常本性永不分离,回复归返于婴儿的自然状态。要司理那彰显于外的光明,就得持守那涵藏于内的晦黯,做为天下人所学习的范式。做为天下人所学习的范式,真常本性也就不会有什么偏差,回复归反于没有终极的真实之境。要司理人间的荣华富贵,就得记守受辱时的情境,谦卑地像是天下的山谷一般。能谦卑的像是天下山谷一般,这样子真常本性才得充足,才能回复归返真朴本源。真朴本源发散为天下万物,圣人体会运用这个道理,如此才能成为百官之长;如此说来,最完善的制度,就是不要陷入支离割裂之中。

药方:得意时,须有失意时之意态;失意时,却不必落寞,而要平常心。大豪杰之为大豪杰,就在于能放得下,能回到最原初的柔软状态。放开了「权、利、名、位」,才能有「经、义、实、地」,才能生长。操作最好的制度,要有跨出制度的器量!跨出制度,不是不守制度,而是一心向着真朴本源。

第廿九章

将欲取天下而为之,吾见其不得已。天下神器,不可为也,不可执也。为者败之,执者失之。故物或行或随,或歔或吹,或强或羸,或载或隳。是以圣人去甚、去奢、去泰。

白话译文:想要去握取天下,大有为地来治理它,依我看来,那是办不到的事!天下就像是一神圣而奥妙的器物一般,不可以「大有为」,不可以「紧抓不放」。「大有为」就败乱了天下,「紧抓不放」却往往失去了治国先机。如此说来,就像是人一样,有时走在前,有时跟在后;有时歔气为暖,有时吹气为凉;有时体健刚强,有时身骨羸弱;有时厚实堪载,有时挫折颓废。因此之故,圣人(做事)不过分,(生活)不奢华,(态度)不傲慢!

药方:做事要认真,但不要执着;要用心,但不要担心!一方面说,好在有我,一方说,可以没有我。紧抓不放的人,只能做小事;做大事的人,要能放,但放而不放,不放而放,要有清明的智慧观法。做事不过分,生活不奢华,态度不傲慢!人能如此,不成功也成功!一时之间的成败利害,不要去管他,老管着他,他就纠缠着你!能忘,才是大英雄、大豪杰!

第三十章

以道佐人主者,不以兵强天下;其事好还。师之所处,荆棘生焉!大军之后,必有凶年。善者果而已,不敢以取强。果而勿矜,果而勿伐,果而勿骄。果而不得已,果而勿强。物壮则老,是谓不道,不道早已。

白话译文:用自然大道来辅佐人主的人,就不会以兵力强取天下,以兵力强取天下,很快就会引发报复!战争所在之处,遍地荆棘!大战之后,凶悍连年。善于用兵的,速求结束,不敢逞强豪取!速求结束,不敢自负;速求结束,不敢夸耀;速求结束,不敢骄慢!速求结束,用兵乃不得已;速求结束,用兵切勿逞强。任何事物,一旦逞强,势必衰颓老死,这就不合自然大道。不合自然大道必然就会很快消逝灭亡!

药方:暴力必然引来暴力,只有柔性才能化解暴力。不得已要用到战争,但要速求结束,不要逞强!成功了要哀矜而勿喜!过头的,就会老逝!等待吧!可以不要用霹雳手段,就不要用!残忍的战争,要有一分慈忍的精神!怒目金刚手段要是低眉菩萨心肠!

第三十一章

夫佳兵者,不祥之器。物或恶之,故有道者不处。君子居则贵左,用兵则贵右。兵者,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。不得已而用之,恬淡为上。胜而不美,而美之者,是乐杀人。夫乐杀人者,不可得志于天下。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。偏将军居左,上将军居右。言以丧礼处之,杀人众多,以悲哀泣之。战胜以丧礼处之。

白话译文:再好的兵器,还是不吉祥的东西。人们多半不喜欢它,因此有道之士不愿用兵。有道君子平常以「左」为贵,而用兵则以「右」为贵。兵,是不吉祥的东西,不属有道君子的东西。不得已要用兵,当以恬淡为上。用兵得胜也不须赞美,若是喜欢赞美用兵,我们说这是以杀人为乐。那以杀人为乐的人,是不可能得到天下人认同的。自古以来,吉祥之事以左为尚,凶危之事则以右为尚。同这道理,偏将军危害少些,因此,居于左;上将军危害大些,故居于右。 显然的是说:以丧礼来处理这样的事,战争杀人众多,当以悲哀之心,悌泣之。因此,打了胜仗当以丧礼来处理。

药方:涉及于胜败的事,要用恬淡的心情去处理;涉及于生长的事情,要用心去沾溉它!「自然大道」是生命的源动力,心灵则是土地,要去耕耘它、种植它!在这里,你会发现自然大道。哀兵必胜,胜兵当哀,胜的不是让对方败了,哀的反倒是这样的胜拜,这是要让自己「死去活来」,好自生长。打败对方,你赢了!可能这样你就输了!输在哪里?输在你赢!

第三十二章

道常无名,朴,虽小,天下莫能臣也。侯王若能守之,万物将自宾。天地相合,以降甘露,民莫之令而自均。始制有名,名亦既有,夫亦将知止;知止,可以不殆。譬道之在天下,犹川谷之与江海。

白话译文:大道,恒常变通,是不可名言表述的,像是未雕琢的原木一般!它精微幽深,天下间没有谁能支配它的!在上位的侯王们要是能守此自然大道,万物将会如其万物,自然生长!就如同天地乾坤、阴阳之气,和合相感,自然降下了甘露,不必去命令人民,而它已自然均平!人们经由名言去建制这个世界,名言既已构成,那重要的是要能够知其所止;能够知其所止,这样才能免除危险!大道之流布于天下,就好像山川深谷的水必然流归大海一般!

药方:心灵的治疗不能老在端倪上用工夫,要回到本源,回归之法,便得剥落语言的执着!不要强求沟通,要体会静默!静默中有真朴的爱,大道之爱!知其所止,不是在现象上去止住,而是用理想去转移!猛然煞车是会翻车的,要懂得转个弯,才能活下去!放下它!放不下,那就放着!放着,用遗忘的方式放着!让它回到记忆的海洋中!

第三十三章

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;胜人者有力,自胜者强;知足者富,强行者有志;不失其所者久,死而不亡者寿。

白话译文:能识别清楚他人,算是「聪智」,能回到自身好自了解,算是「明白」。胜过别人,叫做「有力」,胜过自己,才是真正强者。知足的人,算是富有;奋力实践,必然已确立了志向。不离大道之所,才能长久;身虽死,精神长存,这叫长寿。

药方:真正的智慧是自照照人,明白了自己,因而清楚了别人,是以自身为起点展开的。强者是不随自家的躯壳起念的,强者是咬着牙,和血吞!更重要的是放下!知足者富、自尊者贵,能知此,就能立得了志,立得了志,就能奋力向前!情境具有生长的力量,也可能会成为毁损的力量,要好好经营它!有了好情境,心灵主体又顺适可成。

第三十四章

大道泛兮,其可左右。万物恃之而生而不辞,功成不名有,衣养万物而不为主。常无欲,可名于小;万物归焉而不为主,可名为大。以其不自为大,故能成其大!

白话译文:大道如水,源泉滚滚,盈满而溢,或左或右,无所不在!天地万物,依恃大道而生长,永不分离。功业既成,却不占为己有,覆育长养万物,而不去宰控它。大道常理,无所贪求,可说是精微奥秘!万有事物,归于其中,却不去控制它,可说是包容广大。正因为它不认为自己如何的包容广大,因而才真成了包容广大。

药方:能放下,就能不执着,能不执着,就可以无边际,就可以包容广大!不要在末节上竞争,要在本源上生长,这叫参赞天地之道。具体的生长一点点,比起在理念上说的天花乱坠要好得多!面对渺小,才能识得其重大;能识得重大,就不为所谓的「伟大」所迷惑!

 

第三十五章

执大象,天下往;往而不害,安平泰。乐与饵,过客止。道之出言,淡兮其无味。视之不足见,听之不足闻,用之不足既。

白话译文:执守大道,天下都来归附!往归于道,无所伤害,便能安顺、平坦、通泰!悦耳的音声与可口的食物,过客之人,暂止于此,过了也又过了!大道显发为言语,往往平淡无味。看也看不见,听也听不清;用却怎么用也用不完!

药方:要选择的是自然、平坦,而不是胜利;要选择的就是通达,而不是热烈!过客所要的,往往和住户不同;想想你是归人,还是过客,还是…………大道理一定平凡无奇,但平凡无奇可不一定是大道理!不必多所揣度,要如理实在;是怎样就怎样,还它个明白!

第三十六章

将欲歙之,必固张之;将欲弱之,必固强之;将欲废之,必固举之;将欲夺之,必固与之;是谓微明。柔胜刚,弱胜强。鱼不可脱于渊,国之利器,不可以示人!

白话译文:将要收缩歙合的,势必先申展扩张;将要删削减弱的,势必先加意增强;将要丢掷废弃的,势必先支持荐举;将要劫掠夺取的,势必先出让给予;这就叫做「隐微奥秘的真理」阴柔胜过阳刚,柔弱胜过刚强。总要处在自然大道之中,如同鱼不能脱离渊深之水,如同国家锐利的武器不可以轻易示人,以免为人所夺!

药方:大自然有一种「物极必反」的道理,不必太用心、太刻意,让世事交给老天爷吧!对于隐微之明、奥秘之理,默首体会,自有一番心地!柔性的颠覆比起刚性的斗争有趣多了,因为这样的颠覆是一种生长。武备!武备!做为一种装备,一种准备!有备无患!不可以轻易示人!

第三十七章

道常无为而无不为,侯王若能守之,万物将自化;化而欲作,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。夫亦将无欲,无欲以静,天下将自定。

白话译文:自然大道,原本平常,不为什么目的,而自如其如的生长着。当政的侯王若能执守这自然大道,天下万物将回到自身,自然化成。自然化成生出了贪欲渴求,我将凭依不可名状的本源之道去镇伏它。如此一来,便可以无贪无求;无贪无求而回到宁静,天下将因之自然安定!

药方:不要老算计功利、不要老想着目的,无目的、当下自然,便是洒落,这就成个自然豪杰!不须去管理,让他们自己想出一套自己管理自己的方式,你只须看看就可以了!一切计议便会生出贪欲渴求,这时须要的不是去压抑它,而是让大道显现,这样的镇伏是自然镇伏,这才有效!无贪无求,就是至福;真正的德从此处立起,这是通于自然大道的,这叫道德,道生之、德蓄之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